昔•

  ‘大将,差不多要休息了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我抬头看向坐在我身旁一皮肤白皙的孩子-药研。我揉了揉眼说道‘我把这些看完就去睡觉,药研你先去休息吧。’说着伸手拿起桌上水杯结果碰倒了我放在一旁的史书。让安静坐在身旁的药研看见了书里被我标注的几个红色字体,织田信长。药研并未说什么只是帮我把书收起来帮我放回桌上然后安静坐回原位。我愣愣看着药研咽了口水说‘那个..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药研温顺说道‘没有,水没了我去给大将打。’我看着药研拿走我杯子起身离开‘药研过几天你还要去修行,等下你就先休息吧。’药研转身看向我带着疑惑眼神问‘那令剑呢?’我沉默了下‘令剑我会安排他短刀位最后一个,开心最重要希望那孩子能一直像个小太阳。’药研嘴角带着笑容‘真是位温柔的主人啊,我知道了,等下就回去休息,还请大将不要过度操劳。然后..'说道最后药研笑容消失仿佛刚才站的跟他是另一个人‘小心织田信长,他..我不喜欢他。’听到药研的话我不禁笑了‘难得药研还有孩子气的一面,我知道了会小心的。’药研脸有些微红转身背对我‘嘛,就是这样。我先下去了。’我看着药研把门关上,看向刚才我整理的书。织田信长,桶狭间一战成名,那时才27岁真是了不起的人啊。这次就去1559年离他成名前一年了解一下这位大人年轻时期吧。我的所在是个叫本丸的大家族,而我的家人是历史长河中的古刀剑由我自身灵力来赐予他们身体,有大家的存在才组成这个大家庭,我身份是以修正历史而存在的审神者。我的主要任务是防止历史被破坏,但自己还加了个副业不过这个身份只有近侍药研知道,接触身为刀剑大家的原主人也是了解一段历史,在不妨碍历史情况下旁观。上次是新选组对土方岁三最印象深刻他是真抠啊,不止对自己抠还不让别人..唉不提了。说是节俭,真是用这个词就对他客气了。好了通过那次我是对和泉守兼定每次一起去万屋碎碎念说不会借我任何钱是没有一点毛病了。这次定的是永禄两年7月离桶狭间之战有将近一年的距离,在加上七月也不会太热还可以上那里吃,哈哈对。美滋滋的算盘。明后天就跑路,剩下交给近侍药研对大家交代就好了。织田啊,还是小心行事历史不全是对的但也离本人偏离不了多少在加上也是压切长谷部跟不动行光的主人。不动行光到先不说长谷部给我一种白切黑的形象,他的战斗方式可以跟安定和青江组个队了。我对着窝在角落的小狐狸说道‘狐之助,我需要的行李都准备好了么?’小狐狸轻悄悄走上前‘当然了,本来主人需要的东西也不多几件衣服一些属于那个历史钱就没有了。’我搓搓小狐狸的头‘真乖,明天舒服享受一天就出发去清州城他应该在那里(这个没有历史考究,我不知道他前一年在还没打仗的时候在哪这个是桶狭间快开战的时候织田信长在的地方再加上有段写到他为了看自己的一个侧室来回往清州跑差不多地点是没差的。若是有准确知道的可以告诉我,会到时候改一下)我已经在药研不在的时候写好信了到时候把书信和联系仪放桌就好了。’让我快团成团的狐狸是我的助手帮助我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审神者。‘我整理下就睡觉吧,虽说整理完还要很长时间。狐之助我没有睡觉你是不可以睡的!来修仙使我快乐!’

     在这个太阳已经升的很高时间里本丸二层楼上一位盖着被子抱着狐狸的人睡死了雷打不动‘主,我长谷切来报告了。’门外一位穿着像基督教服的人手拎着一只不明生物跪在门前(我括号又来了因为织田以前有些迷基督,长谷部的画师画的时候长谷部的衣服有些基督风格我为了省事就直接这样描写了,了可以忽略,不知道的当科普了。)沉默了许久,没人回应。长谷部试探性问道‘主?’还是没人理...谷部手上拎的那只看见某人脸上浮现黑色的线不禁哆嗦下‘主啊!’长谷部没有经我允许直接拉开门‘主!我长谷部来报告任务了!’睡在隔间的我激灵一下被吓醒了把狐之助随手扔了出去。‘啊?什么?药研几点了?是要吃饭了么?’说着一把拉开我房间门说道‘等会我先洗漱去。’长谷部压抑着声线说‘主,我是长谷部,不是药研知道,我是来报告任务结果了的。啊,主怎么能这样衣衫凌乱领口扣子也没有系上。’把原本手拎的一只顺手扔掉,走上前帮我系上扣子。‘谢谢’我打了个哈切看着眼长谷部脖子上有道伤痕衣服看起来简单整理过还是有灰尘,受伤了么。‘喂喂,这样真的好么?压切长谷部你也是变的跟我一样没用刀了吗?身为男子怎么能帮主人做这种事情,嗝。’长谷部听到刚让他扔开的人话脸色红的跟西红柿一样,跪在我面前‘抱歉,是我唐突了。还请主见谅’我慢吞吞坐回摞着好几层高的资料桌案旁又打了个哈切‘没事,扣子而已,你报告的是不动行光的事么?这次扩战是第几只不动了?你出去带来一只,不动带来两只,现在本丸一共有四个不动。恩--我看看’我仔细翻了翻本丸的房间剩余情况,看来是要扩建了。等我回来再整修吧,现在还有空房间。有四个不动,跟有四个国行一个效果,我看可以以后开个酒馆要不可能养不起了。我把记录本丸情况的账本合上‘嘛,都原是同一个主人互相有吸引力。让..'我还未说完就让在我房间两位打断了‘啊?!我才不想让他跟我一个原主人。’‘若是可以我才不想让那种人当我原主人。’打断我说话!?哈?我用力伸手拍下桌子‘不要打断我说话!知道了吗?!恩?’我死死盯着打断我说话的两个人‘恩...'‘了解...’看着不动跟长谷部蔫了下来,我很满意点了点头。‘那刚才的事情顾,国行跟大号不动去照顾几天,萤丸跟爱染我等下问问他两想去哪里玩,放两人去远征悠闲去。长谷部’还跪在榻榻米上长谷部听我唤他抬头看向我‘下次先去把伤恢复了在来报告就行,我这个人很懒散的。现在去找药研帮你处理伤口或者去手入。’长谷部听到我的吩咐恭敬低下头‘尽随主愿。’‘咳。’我微别过头,哇哦这句话不管什么时候都杀伤力很强。我正色道‘长谷部,不动,先退下吧。’我看人走了,直接趴在榻榻米上,困死了。等下再睡会吧。我有声无力问道‘狐之助!你在么?’在我睡觉房间传来声音‘在的,在的主人。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睡好好的起来就腰酸背痛的。’呃..刚才..我..好像?是吧。那是手误,我不是故意的。我心虚回道‘是吗?那可能是受凉了,没事等下就好了。我先去洗漱去喽,狐之助你先在休息会哈。’

   由于下午又补了个午觉,导致晚上睡不着,我兴起对小狐狸说‘狐之助,现在晚上了也睡不着,你我去清州城吧,订的时间是1599年那里没有重大事情时间溯行军不会去那里,就算有也不过有几只现在是晚上若是让我发现了正好消灭,不会有人发现。怎样?’我眨了眨眼睛看着狐之助‘主人你什么决定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我听主人的。’‘好啊,,现在药研不在正是时候,等我下!’我小跑去拿整理好的包裹。‘恩,这样就好了,信与通信仪器都放在桌上了,药研回来会看见。’我抱着狐之助下了二楼正好撞见药研。一人一狐盯--,我正想如何对药研说药研就开口‘担心的话就带上我吧不会妨碍你的。我可以一直守护大将。’我用一只手抱住狐之助‘前田!’说罢我手中就显现出前田藤四郎我转手拿刀逼近药研。药研毫无防备被我拿刀架在白皙的脖子上。‘放心啦,我去的地方不会有危险的,要是真有时间溯行军这样就将军了。’说完我把手上的前田便消失了。药研被我这一系列行为惊讶到了‘大将,你这..?'我为药研解释道‘本来每次离开都没有让你撞见,我是不想说的。这是我用灵力聚成的刀本体,我可以凝聚大家手上所有刀剑,不过只能是一把若是同时凝聚两把就会体力透支,让大家指导训练我 可不是没用的。这还要谢谢大家了。最近本丸就交与你照顾了药研,历史的时间跟本丸有差距差不多半个月?就回来了,安啦。有事情可以用通讯仪联系,晚安药研’我一只手抱着狐之助有些累换成了两只手抱着抱怨道‘狐之助你该减肥了。’

   到了清州城跟我预想的一样是晚上不过好像是想验证今天不是个出门的好日子刚到就看见三只时间溯行军两短一协。狐之助在我怀里说‘主人,其实我们真的应该明天再来的。’我看着眼前的三只发光物体,冷笑道‘嘛,没准明天也是这个结果呢,既来之则安之,狐之助你先去角落躲一下。’看着狐之助离开了,我摆出迎战的姿势‘长谷部’闻声我手中显出刀剑,三个同时攻击确实有些吃力,不过和泉守兼定说过打仗阴招也不所谓只要能赢。所以..呵呵我转身跑向协刀正面攻击,当然是假的了。我压低身子直接把协刀扫倒在地,然后回手刺向协刀。这样就解决一个了,我细声喘着气稳定心神,还有两个虽然短刀速度快但是只要看准就可以。‘萤丸!’一刀斩杀两个!大太刀身长体型大我也拿不动,用也只是能勉强挥动。耍完帅就不行了。狐之助看我解决完就跑了过来,‘就算明确知道但还是感觉好沉啊,萤丸那么矮是不是被压的,就成浓缩了。狐之助附近有还没熄灯的店铺或人家么?我们去借宿。’狐之助扒着我衣服跳上我肩膀说‘附近倒是有一家不过看像是游女艺伎待的地方。’我漫不经心问‘哦,在哪里?’‘哎?就在前面主人您要去吗?’狐之助很是惊讶。‘又不是是第一次去了这种事情轻车熟路,你也应该习惯了。’‘话是如此,不过我还真是不想习惯。’狐之助无奈说道。在离我刚才打斗有一段距离外,有位骑着马气质潇洒长相很是帅气但眼中带着一丝暴力戾气让人有想要臣服他的魄力‘看来这次看望吉乃回来晚些倒是收获不少。’(生驹吉乃,织田最宠爱喜欢的侧室,身体不好住小牧山城,织田平日来往清州城跟小牧山城看望,1559年11月生下一女,七月的话她还在怀着孩子。)

   我跟狐之助站在角落里,小狐狸伸爪指前方一个装饰艳丽两层阁楼,屋旁边竖着一个叫红楼的牌子‘主人,这里就是了。不过要是了解织田大人也可以试着去投靠接触本人,这次又以招待客人方式来打听事情,不要像上次差点把房子烧了引起混乱才好。’我摆摆手说‘上次是意外,我已经有经验了,再说了我不敢直接去接触织田信长,万一出了差错我被他斩了就赔大了,还是简单了解这里居民对他评价在另做打算,狐之助你先去爬房二层去,我等下进去了叫你。’狐之助跳下我肩膀轻悄悄跑向房子‘知道啦,又到了主人演技的时候。’我整理了下衣服面带些悲伤,让自己看起来没有精神走着小碎步,到了红楼门前轻轻打开门,招待的人看见来的是位女性问‘这位女儿,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若是无事还请离开。’我一把拉住那人‘这位姐姐,我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我现在无依无靠,与亲戚失散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去,我会干些杂事也可以帮姐姐招待下客人。只要我找到亲人就不叨扰姐姐。求姐姐给我一住处就好。’说着为了配合气氛我眼泪留了下来。招待的人看我演技实在生动只是要处住所就答应了我。平日打扫下房间若是人手不够帮招待下不能给她惹麻烦。给我指了处较暗僻房间,房间里东西倒是齐全,也有扇窗子可以打开。我简单整理了下,就叫狐之助爬窗进来。
   我伸了个懒腰‘今天就这样,明天先帮忙在去逛周围的小吃,晚上若是无事就去看看有没有漏下的时间溯行军。然后美好一天就过去了。’狐之助找了个舒服地方躺下问‘主人,您把织田大人忘记了。’我躺在被子上翻了个身‘没有忘,我做的这些没准就能听见织田信长的事情。’小狐狸自己团成团‘嘛主人,其实你可以为自己想想,也不用为了大家,您为大家做很多了。一直做着位合格的审神者。您这次比往常所做的调差都要费心力,也可以多加些私心在里面。不说了,我要睡了,晚安主人。’身为审神者我想了解大家的想法,做到全面也是对我工作的敬职。俗话说工作不能带入私情,这一点我也一直做到,对待大家感情都尽力做到处于平衡态度除了短刀们多些溺爱。不过这次来这里还是有些私心的吧,对长谷部.. 长谷部来到本丸很久了,平常听从命令行事,所做的只是为了主,或是命令。对自己没有什么意愿,大家都有自身所希望的事情,喜欢的事物就算是伽罗他其实也是喜欢小动物。可能是对织田把他转手赐给黑田的事认为自己被抛弃,没有安全感,才尽力完成我吩咐的事对于平日受伤也会坚持完成任务。我想,透过织田没准能看见长谷部的想法。我那时还不知与织田信长早就单方面见过面了。

   这几日我所得到的消息基本与典籍记载没有什么偏离,清州城人对织田信长大抵是认为年轻有为治军统领的将才,在很快时间就得到了尾张国支配,支撑起织田家不容小觑。也有不少人暗地里觉得信长是个蔑视礼制冷血无情的人对自己亲弟弟毫不手软将其杀害,这样的人以后绝对是个残暴好杀,暴虐嗜血的人。他们是不知道这些评价将会流传一世。滞留在红楼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未得到些有用的情报想着启程去小牧山城信长的侧室生驹吉乃在那里静养,去哪里就可以接触到织田。晚上我整理行李明天就告辞,狐之助跳上梳妆台看我整理,这时有人拉开门‘有位大人亲点让你侍奉,快点准备一下我好带你去。’看见有人进来怕狐之助让人发现直接把手上抱着的衣服砸向狐之助。来的人看我举动奇怪问道‘你在干什么,快点准备!’我讪讪笑道‘有些激动,我只会说说话斟个酒确定叫我?’‘自然是叫你最近来的人只有你,我也很想侍奉那位大人,你命好有这机会。’我走向梳妆台把扔过去的衣服扒开露出狐之助的脑袋用身子遮住来的人视线‘那麻烦姐姐在门口等下我,很快。’看关上了门,我把衣服拿开‘狐之助你先离开,我换下衣服,要是药研来报告近日情况,就先替我了解,有什么事就先等我回来。’狐之助点点头‘主人你换好了叫我。’说完转身跳出窗外。

   我换好衣服跟着前面的人引路,这么多天也没有人点名过,可能只是想图个新鲜见见新人?前面的人停下脚步伸手指向旁边的房间‘那位大人就在里面,不要失了身份。’我恭敬点头答道‘是,谢谢姐姐引路了。’我走到门前跪下轻拉开门行礼双手交叠头微碰手背‘大人您叫我?’‘我要找的是近日才来这里的新人,若你是那就没差了,抬头让我看看。’我只模糊看见他坐在桌案旁,并未看见他的脸,觉得声音让人不容违背的抗拒力。我缓缓抬起头正视他,是个很漂亮的男子五官轮廓倾向与秀美柔和,长相偏女性化,皮肤白皙身形较瘦(这个..织田的形象是我查到典故描写的然后自己在试着简单加进去的,若历史上真是那样的话26岁的织田绝对是个美人啊!抱大腿)尤其是他的眼睛,带着不允许任何人反抗他的震慑力,还夹杂着丝隐藏起来的暴戾。我像是被他定住静静看着他,等待着吩咐。他满意的笑了笑‘上前过来侍奉’我俯身行礼‘是’我站起身来踱步走向他,到身旁后又缓慢跪下,拿起茶壶把他喝完的茶水续上(典籍;织田几乎不喝酒,有误告诉我)我温顺坐在他身旁‘妾身只会帮大人倒杯茶水,与大人闲聊。大人若是想热闹些可以叫人来添些乐趣,妾身在大人身旁陪侍。’他拿起我续好的茶杯微微吹了下‘不用,我跟你这样说说话就好。’‘哦?那大人想与妾身聊些什么?’我微挑了下眉,当然了我内心并不是这样想的,你什么时候走,亲我腿麻。那人沉思了下‘那就先聊聊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微低头答道‘妾身刚到清州城不久不知大人是谁。’‘织田信长’听到这个名字我猛的抬起了头,正好与他对视。我眼中的惊讶被他看的一丝不漏。信长嘴角微笑‘看起来你很惊讶?’我慌忙低下头俯身行礼道‘大人身名远扬,妾身只是一平凡人,见到有名之人定是惶恐惊讶。’信长又笑了‘哈哈,有趣,前几日晚我见你斩杀邪祟,身为一位女子身法另人佩服,你见到我会怕?我也不想跟你兜弯子。我织田信长,喜爱有能力之人,你让我很满意随我入城怎我许你妾室不会亏待你’我额头有细汗流出,刚到清州时织田正好在我斩杀时间溯行军的看见我,这到是真另人吃惊了,让我随他入城成为他的人,我记得织田身边有正室浓姬还有侧室吉乃,一个有谋略一个是真心喜爱的人,在加上有个身手不错的人,这就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了,如意算盘打的倒是很响。我是来了解你的,没有想成为你妾室,可是拒绝会不会被杀..?被追杀的话大不了就离开找下一个时代不过我大抵也知道织田信长是怎样的人。‘大人,妾身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子没有任何世家傍身有些身手也敌不过大人,大人不必为了妾身做到如此。’织田站起身‘那你这是在拒绝我了?’我坚定答道‘是’织田低下身子挑起我一撮头发‘若是别人可能已经是具尸体,不过你嘛,有胆量有身手感觉有些可惜。起身吧,夜还长,你我还有很多可以聊的。’‘是’我直起身子用手擦了下额头上了细汗,恭敬坐在织田信长身旁。

   我不知与织田单独相处了多长时间,时间感觉过的很缓慢,如坐针毡说的就是我这段时间相处的情况吧,他的眼睛很有吸引力让人不容说谎。我只记得他走前说的有时间还会再来,猎物是不会逃脱牢笼的。让我想起来宗三左文字的话我啊,和笼中之鸟是一样的,人们不求我派上什么用,只求拥有。牢笼么?那可真是可怕。我回去暂住的房间,狐之助跑过来‘怎样主人?我已经把东西整理好了明天就可以出发了。’我把艳丽的和服脱下挂起来只剩下里衣随后坐到梳妆台前把头发上发饰结下来‘明天不用去小牧山了,我刚才已经见到织田信长了。’狐之助跳到我身边惊讶问道‘主人已经见到了?刚才点名的就是织田大人了?这么巧?’我拿下一支簪子放在桌上‘当然没那么巧了,前几日刚到清州的时候被织田看见了,他是专门来找我的。’‘那主人不是很危险?’小狐狸不自觉提高了声音问。我看着头上发饰都摘了下来,拿起旁边的梳子,梳起了头发。‘还好,总归我现在还活着,他说还会来的,这也是个接触他的机会,若是有危险马上离开就好。’狐之助沉默了会‘那主人觉得织田大人是个怎样的人?’看起来头发通顺了我把梳子放回原处,仰头倒在榻榻米上看着天花板‘很漂亮的人。’狐之助点点头,然后反应过来,跳到我身上蹦了两下‘主人,您在想些什么啊’我没有管狐之助的行为继续说道‘漂亮又可怕的人自负,怕是觉得这世上没有他得不到吧 ,不过他有这个资本。以后时间还长可以慢慢了解,可能要长住一些时间了你一直这样躲着也不好,我明天问问店里需不需要一只乖巧可爱的吉祥物吧。’狐之助跳下来爬到我身边‘主人还是要注意安全。’‘恩,我知道。’

   第二天我跟店里主事的推销需不需要吉祥物,也不会捣乱,还打算了把自己想了一夜的话说出来。就答应了 我的要求,只要是咬人,不会给客人带来麻烦就可以留下。想着也不是因为我自己人格魅力,是昨夜织田信长来才好声说话也是便利了。这样狐之助从只能在房间里待着,变成了可以在不打扰人的情况下随意在红楼走动。但是这个决定在后来几天对我来讲就是个非常大的错误!

   已经过了有些日子了,本丸那边药研时常报告没有什么异常,我就可以安心给自己放假了是这样子么O(∩_∩)O~~。我记得城外有道风景不错这么多天还没有去看过,正好今日也无事,哈哈跟狐之助玩去啦!记得狐之助在一楼我去叫他,我在一楼走廊叫道‘狐之助,你在吗?出去赏风景啦。狐之助?’我正想着转身在去二楼看看就听到有人拉门进来一个非常熟悉的土佐方言的声音‘呀呀,和泉守难得这次出来不是为了战斗,就好好享受一回吧,在哪里吃饭不是吃呢。’‘身为武士应该严与律己,怎能放松戒备,贪图享乐,再说了还是不要铺张浪费为好。’我整个人感觉都石化了,和泉守兼定先生跟陆奥守吉行怎么会来这里,不应该是在本丸或者在阻止时间溯行军破坏历史么!药研是没有给安排事情么,可害惨我了。我背对这两位拆台子的人移着小步子想要在在他们争执的时候静悄悄离开。‘哎?和泉守你看那个人,背影像不像主人?。’我激灵了下打了个冷颤,忽视我忽视我,我像听不见陆奥的话继续往挪着步子往前走。‘恩..我看看,是有些像。’说着就大步走到我面前仔细端详我的脸。哇!!!!!1被看见了!!!会认出来我的!!!怎么办!!1怎么办!!我觉得要是能看见自己的脸绝对是煞白。和泉守伸手按住我肩膀,让我强行转身面对陆奥‘你看!不止背影像连长相也像啊!要不是药研说主人去现世有工作,我都觉得这是主人了!’陆奥走到我面前盯着我的脸然后大笑道‘真的哎,好像。没想到这个时代有跟主人张的这么像的人。’原本石化都快透明的我脑子里感觉有一排乌鸦飞过。这两个人怕不是个傻子吧,哈哈。没事没事我就喜欢傻子,我正打算行礼然后宰他俩一顿,狐之助就跑出来看到和泉守抓着我的肩膀,陆奥在哈哈大笑。狐之助看看我,又看看我旁边的两位,又看了看周围没人,开口道‘呀!和泉守殿下陆奥守殿下好久不见了!。’陆奥的笑声慢慢变小了,和泉守抓我肩膀的双手也放下了。一前一后的就跪在我面前。‘是我们唐突了,主人。’我把手搭在额头上,狐之助你出来的真是!啊!我怎么解释?说我在..当艺伎?‘起来吧,等下让人看见就不好了。我也没有怪你们。’陆奥跳起来问‘主人,药研说主人去现世工作了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和泉守到是替我解围‘主人这样绝对是工作需要,怎么可以随意打听。’陆奥揉起头回答‘嘛,也是。既然主人在做与工作有关的事情那...是嘛?’陆奥看我的眼神感觉在发光似的。我无奈妥协了‘知道了。’我走向前做出请的姿势‘妾身为两位大人带路’我带和泉守跟陆奥去了一间透过窗户外风景不错的房间,我站在拉门外说‘两位大人在这里稍等片刻,等下会有人侍奉招待妾身就先退下了。’陆奥正在看屋内装饰听到我的话回头问道‘主人不留下来招待我们么,难得也好久没跟主人一起吃饭了。’我的城外游玩计划!泡汤了..好吧我是很敬业的,也确实有段时间没有与大家在一起了,最近也是做着历史准备跟一些平常的资料任务整理。等回去后好好与大家举办些活动热闹热闹。‘好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俩是怎么回来这个时代,不过难得的休闲,确定要与我在一起么,也是有其他好看小姐姐来招待的。’陆奥坐在长矮桌旁说‘当然了,我们也是难得有这次机会跟主人吃饭嘛。’和泉守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主人为了工作需要辛苦了!加油!’呃..也确实是工作需要,没差。‘那请大人先点吃些什么,好先吩咐下去,妾身下去换身物,两位大人稍等片刻。’我想到什么又说道‘不过可不要指望我多尽责了。’看我把门拉上和泉守带着有丝顾虑问陆奥‘真是期待换完衣服回来的主人,这个样子到是感觉很新鲜,平常吩咐工作没有一丝怠慢,聚会的话跟大家也很是洒脱。一下子变的看起来很温柔顺服?到是觉得怪怪的’陆奥点点头‘确实,嘛难得的机会。’我回到房间拉开门狐之助在房间里等我跑到我脚边问‘主人我是不是刚才说错话了?’我把要出行的衣服脱下拿起平日里接待客人的衣服套上‘话是说错了’看小狐狸耳朵搭拢了下来,我伸手揉了揉狐之助毛茸茸的头‘没事,你也一起来吧,正好与和泉守跟陆奥一起吃饭。’

   我按照平常礼节跪下拉开门正想要说话陆奥就叫我‘主人,你来了正好饭菜刚上来。喔?狐之助也来啦。’我起身走到桌旁,狐之助也跟在我身后。和泉守给我让出地方让我做过来‘主人这身很好看。’我微微颔首‘谢谢’我直起身简单给和泉守跟陆奥布菜,把酒给续上。也没忘把狐之助平常喜欢的菜放满碗。弄完之后筷子我也没有放下‘好了,那我先有件事要说一下,谁要把我在这里的事告诉出去。那...'说完我就把手上的筷子撅断。‘知道了吧’坐在我身旁的两人很快的点头。两人同时想的是;主人,太可怕了。我满意看了看很开心笑道‘那大家吃饭吧有什么吩咐妾身会尽可能做到的。’

   和泉守跟陆奥巧遇有几天后,织田信长来了,我已经见过一次在见就没有上次惊慌了。我向往常招待客人一样温顺坐在他身旁沉默了许久我打破了安静‘大人喜欢刀剑么?’织田看我提问很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哦?我以为你会一直不说话下去,没想到还有想问的事情。刀剑么,英雄配宝剑这是自当的,对于收集奇珍异宝我也是喜欢的宝剑自然也是有收集。’只求拥有么,明年桶狭间战之后宗三左文字就会成为您的收藏品之一了。我没有接织田的话继续问道‘大人志在天下,那大人觉得天下又该如何得到?’织田没有说话我抬头看见他眼中杀气。心想遭了织田本身是个暴戾成性又比常人多疑我被他外表蒙蔽竟说出窥探人心里秘密的话,这是死几次都不够的。我连忙行礼双手交叠伏地头微碰手‘妾身觉得大人深有宏志另人敬服,愿定不止安与原地,若妾身言辞有误,还请大人见谅。’织田挥了挥手‘你起来,刚才我是想杀了你,似图窥探人心,这是最忌讳的事。你很聪明,刚才要是说的是为自己求情的话,早就死了,不能为我所用留着也是祸患,你觉得怎样?你没有说错,我是志在天下,不止是尾张国的支配权,还要让天下都成为我织田信长的东西。’我跪在地上浑身都被汗浸湿了,这就是魔王的气势吗。织田又说道‘那么..你知道了这些事你觉得自己还有出路吗。'我直起身子‘妾身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子就算有些身手也敌不过与我相当的男子,有些聪明也不过是小聪明。大人身边最不缺的就是能人。’织田一饮桌上的茶‘拒绝我了两次,下次见面你要好好想想该让我不杀你。’我为织田斟上茶‘大人就不怕我跑了?’织田转动着茶杯‘要是跑掉了就不要在让我见到,要不可是会挫骨扬灰的。’我嘴角带着笑容‘那可真是可怕。’不过你是抓不到我的。‘你问了我问题,我还没怎么问过关于你的。’我颔首道‘大人请出题。’‘从哪里来?又想要到那里去?’‘从来处来,从去处去。’织田笑道‘又打哑谜,那日我见你斩杀所物不像是人更像是鬼神,觉得你可能不属于这里。派人调查也只是白纸,是个突然出现的人没有任何记录。不过我看中的,就不会在意你是什么。’‘妾身先谢过大人信任了。’随后我与织田也聊了很多,提起吉乃织田也会露出柔和的表情,看来是真很喜欢吉乃。人有两面性,织田把温柔留给了生驹吉乃,把残暴留给了世人。不动行光跟压切长谷部,只是看到了织田的一面。却没有了解他的全部整个人。
   下次见面就是可能会死吗?我躺榻榻米上望着天花板问狐之助‘呐,狐之助说我是不是应该走?他给了我充分的时间考虑,下次见面要是不归顺可是会杀了我,他可没开玩笑。’狐之助懒洋洋爬在旁边‘主人自己定如何决定就好,真到那地步也可以强制反回本丸,不会有伤害。不过那是最坏的打算’‘我想试试从织田信长手中逃脱的滋味。游戏还是通关的好,放弃就太可惜了,我也不会作出影响混乱可能会造成历史被修改的事。对了,狐之助你先回去,本丸三只小不动很不老实,国行帮忙了几天就甩手了,不过这也已经很难得了。算日子药研差不多要去修行了,狐之助你跟一期帮药研整理一下修行要做的准备。差不多我回来的时候正好可以给药研做个临行前的晚会。’狐之助站起来问‘是,主人还请多加小心。’  

    狐之助不在,我继续完成寻找美食的任务,去每个历史的时候我都会去找当地的小吃,把味道不错的记下来。穿梭过了这么多历史我也记下了很多小吃,馋的时候就专门跑一趟买些,除了真选组那次,土方不让我买,说是浪费,不过最后也吃了上奢侈的一顿,那段时间过的很开心。差不多清州城内的店也吃过来了,桥旁边的那家店油豆腐不错,走之前可以给狐之助带些,城外的一家团子跟大福不错,带些给本丸的大家,这要记下小本本上。在街道上人们都默默给一个看起来精神不正常自言自语的女子让出地方。我记完后,算了下还剩下两三家居酒屋还没有去,开心去了离我最近的店。在本丸每次举办活动晚会我基本每次都会喝多会给大家带来麻烦,聚会就改喝水了。平日自己喝些也是掌握好不会醉,大概差不多除了最先来到本丸的清光,药研青江,宗三,歌仙,还有退酱跟一些短刀知道我会喝酒就没人知道了。好在黑历史没有什么人知道,这次正好尝尝这几家的酒哪个更好,可以带些回去。我点了几道简单的菜又要了小瓶清酒。我倒在小碗中,尝了尝味道不错很甜有些微辣。对我来说刚刚好,我拿起筷子尝了下小菜,正好适合下酒。反正织田来过之后我就彻底闲了下来,晚上也不用招待人了,正好可以好好悠闲了自己又让老板帮我上了两小瓶。我看着天完全黑下来才离开居酒屋,走之前又拿了瓶酒性略烈可以给日本号,还有两家店可以在拿两瓶给次郎跟小狐,不动还是戒酒的好。我出店门手里拎着酒伸了个大大懒腰,天气不错风吹着很舒服,适合回去睡觉。天黑了之后街道上就很少人走动了,我一个人在街上晃悠来晃悠去往河边看看,揪揪树上的叶子走着回去的路。走了段路程我感觉有气息逼近,怕是敌人我用衣服里把手挡住用灵力凝化出乱藤。来的人越来越近月光完全照射身影后,让我看清了来的是谁不是敌人是长谷部,手上带着白色手套持着本体刀,往常的战斗服装。我把灵力消散,站在原地,等他说话。自从经过陆奥跟和泉守的事情后我觉得我的本丸全员怕都是傻子。长谷部为什么这么巧大半夜来1599年清州还正好撞见,确定不现在在本丸的两位说漏了什么。长谷部没有说话径直走过来,我下意识退了一步,长谷部捉住我的手腕‘失礼了’他扭了下我手腕像是确认什么后松开了我‘主,您在这里干什么?药研说您回现世了。怎么在这里..喝酒?’呃..我抓了下头发转移话题‘你怎么来这里了?’‘我喂完马回来撞见和泉守殿跟陆奥殿说前几日在1599年清州城见到跟主很像的人,有些在意就来看看。到了这里看见主进了居酒屋,就在外面等。主出来我就追上,就是现在这样。’喂喂!他们绝对是聊到上次吃饭的事,正好你过来了才转的话,这不完全暴露了么。如果可以我想给自己挂了匾额标题就是我的本丸是个傻的。‘那..内个长谷部你也看过了可以回去了,我过段时间就回去了。’长谷部退后了一步右手放心口向我鞠躬道‘主现在身边没人服侍,就让我长谷部来吧。’这..是在请功?就不用了吧。我摆了下手‘我现在这样就不错,不用有人在身边,长谷部你先回本丸就好了。’只见长谷部左手握住刀柄把出刀,在月光的照射下刀身呈现着一种奇异的光泽,来不及反应长谷部就刺了过来,我下意识闭上了眼,过了会没有刀刺在我身上的疼痛感,我也还活着。我睁开眼,看到刀错过了我刺到身后的时间溯行军。我连忙躲背对长谷部开问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怎么没有感到一丝气息。’长谷部做好战斗姿势‘我也不清楚,突然出现的等发觉到就有一头在主身后了。’不是吧,虽然有时出去时也会遇上,不过现在这状况可不太好啊,我刚喝了酒开始乏了,在酒精的挥发下我的大脑也越来越迟钝。三只胁差一短,长谷部解决了一短还有三只胁在,只有我两人有些吃力啊。我把酒放在尽量不会受到伤害的地方,手上用灵力凝聚出加州‘长谷部,可以么?我一你二。’‘主,这怎么可以,您..’长谷部看向我,看我手上拿着加州‘主有很多我长谷部不知道的事呢,了解。’我执剑冲上去与溯行军的剑相抵,我力气自然不如敌方胁差,老样子看准机会。我躲猫猫似的猫下身子把手上加州散去,凝成药研,用力刺向敌刀胸口,看溯行军消失后,我站起来身子有些飘,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晃悠的起身转身看长谷部情况不太好,有两名胁刀腹背受敌对付有些吃力。我握了握手上的药研,这个距离力度可能不会杀死,不过对长谷部来说已经够了。我用力掷出药研,使面对长谷部的胁差受了伤,趁其空隙把前方的敌人斩杀,又回身把另一只斩断。脸上溅上了些血迹,紫色眼中带着肃杀之气,我不自觉想到信长那双眼睛。我把眼神转向长谷部拿刀的手,手臂上血流下来白色手套被染红鲜血,看起来不是敌人的血,受了不轻伤。走到长谷部身前‘你先跟我回去,我简单为你处理下伤口,剩下的回本丸手入室恢复。手套也不能要了,护甲我先帮你脱下来,好遮住伤口,刀我帮你拿着。’说完我就开始忙起来,先把护甲脱了下来小心的避开伤口,随后我把长谷部的手套摘了下来,扔到了旁边的河里,顺变把我刚才放好的酒拿过来。我没有注意到长谷部看我眼神很是温柔,我走过来把酒给长谷部‘这个你拿着,我扶着你拿护甲遮住你受伤的地方。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了。’长谷部没有说话,我就当他默认了,扶着走了一路。到了目的地,长谷部满脸疑惑看着我,我讪讪笑道‘临时住处,在这里方便嘛’就轻拽他进去了。带到我现在住的房间,把门拉上。就把护甲跟酒先放到了桌上对长谷部说‘你先随便坐下,记得是带了一些纱布跟伤药,我去找。把衣服先脱下等下治疗。’说完我就去翻让我放在一旁的包裹。稀稀落落脱下衣服的声音让我有些分神,我摇了摇头心想自己在走思个什么真是喝醉了治疗要紧。随后传来长谷部的声音‘主,平日在这里也是招待..客人的..?’我顿了下‘也只是坐在旁边说话,整理下房间什么的。’说完没有听见长谷部回话我转了个话题‘长谷部是怎么认的我的?没准是在这个时代张我与我相像的人。’‘主接刚苏醒的我时向我伸手,手腕上有颗痣,是我有属于自己身体时接触的第一份温度,忘不了的。’我不知怎么接长谷部的话,便沉默继续找膏药。等我找到回来长谷部披着平日里穿着白色里衣,左手手臂有一道很深的伤口,用灵力可以恢复些,完全恢复还是要去手入室。长谷部抬头看了看我眼神又沉了下去,恩??我不明白这个眼神我是做错什么了吗?我把毛巾纱布还有药膏放到榻榻米上,我也坐了,一只手支着身子微前倾跪在榻榻米上离长谷部近些,听见长谷部微微喘息的声音‘别动喔。’我伸手放在长谷部受伤的手臂上用灵力恢复伤口,过了会伤口愈合了很多我额头冒出了些许细汗,今天灵力用的太多了,我等下需要好好休息了,趁着酒精还没有挥发完可以美美睡上一天。正打算抽身坐正身子,就被长谷部用刚恢复些的手臂捉住由于惯性,就成了我跪伏的姿势倒在长谷部怀里,我抬头仰视长谷部想要开口说刚恢复就不要用受伤手臂。就被他紫色的双眼盯的愣住了,那是看起来混沌的紫色猎物掉入陷阱的眼神,跟织田一样的眼睛。长谷部把头埋在我头发里很是眷恋‘这是第一次主跟独处’我想了下,身边确实是总会有人在身旁药研或其他短刀们,为了避免我自己的问题见长谷部都会带药研,独处的话短刀们跟我独处的时间最长。长谷部把我锢在怀里抚摸我的头发‘有很多的事情我还不知道,比如喝酒,用灵力凝聚成刀剑,还有来这里招待,他们跟主的那些交流,这些事情让我嫉妒的发疯。主身上的酒味很好闻不会介意在多添些吧。’哎?是我喝多了还是长谷部喝多了,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长谷部拿起桌上我放的那瓶酒自己含了一口强行给我灌了下去。酒很香,也很辣,长谷部撬开我牙关把舌头伸进去吻着,酒顺着口腔流到胃里,全身很热,脑袋很晕,神志也感觉慢慢模糊,老板说过那酒一瓶里很少也很容易醉,我已经喝了三瓶清酒已经是在神志模糊的边境游走了,我想说这一口瓶里还有剩么,我伸手够向放在桌上的瓶子,想确认下,手还未够到理智就飞走了。

   我爬在长谷部怀里试图直起身子拿手指点着长谷部的脸‘你灌我酒!不知道我拿的那瓶酒性大啊,我都喝了三瓶了!你还亲我!经过我允许了么!不能凭着我喜欢你就欺负人啊!我当审神者是很敬业的,不搞私情的!戳死你,戳死你。还不穿衣服!让我上你啊,哈哈。敢占我便宜,我得还回去’说完已经发酒疯的我就吻了长谷部。若说刚才惊讶的是我的话,那这次长谷部就不止是惊讶了而是震惊了。我压倒长谷部支起身子,发丝披散落到长谷部胸上,我手挑着长谷部下巴眯着眼更带了丝柔媚的气息诱惑说道‘让妾身服侍来服侍长谷部啊?’说完我就倒在长谷部身上睡着了。长谷部看我倒在他身上没有动静,过了会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脸上颇为无奈,这样子就睡着了,现在也只有我睡的安生了。长谷部把压在他身上的我翻正放在榻榻米上,把外衣盖在我身上,去找被褥铺好后,把我抱起来安稳放在褥上盖好被子。自己走到桌旁把伤口包扎好,就出去一阵时间回来后钻进我被窝抱着我安心睡着了,当然了这些我都不知道。第二天中午我起来的第一感觉就是晕,脑袋疼,宿醉的感觉,好难受。我晃晃悠悠走到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用手撵了撵太阳穴,感觉好些。看见昨天我带的酒,瓶子倒在桌子上。我拿起来看了下,空了?谁喝了?我记得昨天...?昨天喝了些酒然后见到了长谷部,然后有敌军,长谷部受伤了,我给他疗伤,然后??我拍了下桌子‘对哦!酒是长谷部灌我喝的!’这时有人拉开门是长谷部拿了些食物过来‘主叫我?’我抬头看长谷部像是想起什么站起来,宿醉的效果还没有消失身子有些软没站稳长谷部扶了我下‘主还是先好好休息,不要乱动了。’‘我记得昨天我应该让你先回去的,怎么还在这里?’长谷部手放在我肩上示意让我坐下,我本来脑袋痛晕的没有什么力气,就安静坐下了。长谷部看我坐下,就坐到我旁边‘主应该没有什么食欲,我就弄了些清淡的粥还有小菜,先让主将就吃。’看着长谷部把粥放在我面前,我问道‘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说完端起粥喝了一小口‘把主灌醉喝多是我的不是,我应该负起责任,就留下了,况且主昨天晚上向我告白了,我更不应该走了。’我听见长谷部回我的话,被粥呛到了‘咳咳--’昨天的事我都记不太清了,只知道个大体,我是..等会我被长谷部灌酒是...呃..我被强吻了...告白..?是喝多后发生的事?没有一点印象了。‘你说嫉妒,然后..那个咳..灌我酒的,我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我向后仰躺在榻榻米上手蒙着脸碎碎念道;不听,不听...。这就是太放荡自己的行为才会这样,要是不去居酒屋就不会见到长谷部,就算见到也不会是这个状况,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我喜欢长谷部(好久,觉得既然是工作不能有偏向再加上人的寿命跟本丸的一堆万年的龟都没办法比,就隐瞒下来觉得时间久了也就淡了)再加上长谷部对我..都说透了在扭扭捏捏就太不是我的风格了。我起身盯着长谷部‘这样,交往吧’长谷部飘花看着我眼里都能冒出星星‘真的么主?我可以成为主唯一的那个人吗?’这个眼神也太耀眼了,真是不忍直视。我举起我刚才放下的碗粥‘可以,可以。吃饭吧’长谷部微红着脸满脸期待冒着花花问道‘那近侍是不是可以?我想有更多与主独处的时间’我拿起筷子夹了口小菜‘这个不会变近侍就算不是药研也会是短刀们。短刀,恩很可爱药研修行的时候可以让退酱来。头还是有些痛,等下我在睡会。’嘛我要是不顾吃饭抬头看看长谷部可能会看见他周围开的花枯萎的既视感。长谷部沉默了会问道‘那我可以随时来找主么?’‘可以’长谷部枯萎的花开了一朵。‘那可以在本丸公开秀恩爱么?’我想了下只要在不打扰工作情况下就没问题,不过长谷部会不会被本丸的大家..恩..没我事。‘可以’长谷部身边的花又开了很多,如果能具象化,可能会砸死我。‘那我可以跟主一起睡吗?我不会搞小动作的!’我愣了下脸微红别过头‘不可以,会打扰到我,睡不好。’长谷部身边的花蔫了下来,我放下碗筷‘我要睡觉了。’长谷部看向我‘我可以抱主一起睡!’呃..这人物性格是不是有些崩坏?跟昨天完全不是一个人了。现在在我身旁的完全是一只大型犬,我站起身整理了衣服‘不要,我会睡不着,你的伤怎么样了?’‘昨天晚上我回本丸去手入室,现在已经好了。我可以坐在主身旁看主睡觉’我低头仔细看着长谷部‘长谷部我感觉你身后有条尾巴,还摇的很开心。’我伸手揉了揉长谷部的头‘乖~乖~等下会有肉骨头。’长谷部愣住然后一把拉我到他怀里再我耳边说‘一直以来主对我比其他人冷淡,我想要得到主的重视每次都拼力完成主交给我的任务,现在知道主的心意与我是一样的,很开心!’我伸手搂住长谷部,安静在他怀里。‘那主我现在想要些奖励可以吧。’唉?我还未反应过来,长谷部的双唇就吻上了我。这性格根本没有变啊!

   长谷部在住下了的这些时间,我就没体会到‘孤独’一人的生活了,期间去了趟居酒屋有了上次的教训我简单尝一小口就不喝了,长谷部却笑的很开心把酒放在我面前让我喝,那个笑容分明是不怀好意。总会说我喝多会变的更坦率,我不记得我喝醉后的样子,不是很明白怎么坦率方式,总之长谷部在身边不喝酒是最明智的!长谷部没有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一直在我身边。总有时机会让他知道的,在1599年待了一个月, 进入八月了。离今川军进击不到一年时间,周围也不安定,那些大人的事跟我一个局外者没有关系。我是不可能答应织田的要求,早已经做好织田会杀我的准备了,也算好了怎么脱离魔王的掌控,只要我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就可以开启回本丸的通道,织田既不抓到我,我也是安全的,也不会惊动人们。最好还是不要造成那么糟糕的结果,游戏通关还是happy end好。这时有人拉门进来,我以为是长谷部回来了,抬头看是平日里照顾我的一位姐姐‘那位大人今晚会来,还是往日叫你来陪侍。大人看起来很是重视你。’我摆弄茶杯说‘重视的只有对他有用的物件,谢谢姐姐还专门跑一趟来告诉我,我等下会做好准备的。’长谷部回来看见有人从我房间出来没有问是什么事情。他一直都是这样,我要是不说就不会过问,像只大型忠犬。我靠在长谷部身边说‘我等下见名贵宾,有兴趣吗?’‘主说的话我就会听。’靠的姿势不怎么舒服我挪了下身子‘你对织田的怨恨有消减么或者不满。’提到织田我感到长谷部身子有些僵硬,这终是他的劫吧。长谷部缓缓开口道‘没有恨也没有不满,身为刀剑本就不能决定主人,那个人的性子最后结局也是应得的。有的只是身为刀剑的悲哀。’长谷部像想到什么惊讶问道‘主,你见的人不会是..!?’我起身去换在这里招待客人的和服‘我等下见的贵宾就是织田,你要见他一面吗?’长谷部走过来面对我‘主不应该见那个人,他很危险,会伤害主。’我伸手解开系在衣服上衣带‘我换衣服你是不是至少应该转个身。’长谷部脸蹭的红了转身说‘主,那个人很危险不能单独去,至少我在身旁。’我把外衣脱了拿起放在地上的和服‘你跟药研说的一样,又不是第一次见,某种意义上都熟络了。要是我过了很久没回来,长谷部你就回本丸,我应该已经回去了。’长谷部心急下忘了我还没有换好衣服转身说‘主刚才说的意义上熟络,是指什么!?我怎么可以把主独自放在那么危险的地方’我手上拿着和服的衣带看着长谷部‘那个..?长谷部,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比如你应该?’长谷部脸上刚消下去的红晕,脸又红了这次连耳根也通红。话都说不会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忘了主在换衣服,我马上转过去。’长谷部害羞的地方可以说上是奇特了,灌酒,强吻也没见脸红,在某些细节上却又很害羞,不过这样也不错O(∩_∩)O~~。我把衣带系上,整理衣服‘聊次数多了知道脾气秉性就好交流了,就这样。你这是在吃~醋~么’长谷部沉默了会小声蹦出个字‘有些..我还是不放心主,我可以在门外守着以防主有危险。’我走过长谷部在梳妆台坐下‘他是织田信长,你不在意么。’‘若说不在意,是在说谎。我与织田都是可悲的若是可以我永远不想见到他。我长谷部现在的主是你,这就够了。’我在前踱着小步走,长谷部跟在身后。一开始说是要带刀为了保护我,费了半天劲才没有让长谷部带,带刀是想看着要是织田对我不利还冲进来直接把人砍了么,这也太极端了,我没有想过违背历史走向。我站在门口向在楼口的长谷部用手指门然后拜手,往常跪在地上拉开门,简单行礼进去把门带上。织田看是等我有一会了‘想的怎样?’我走到织田身旁坐下‘看见大人没有带刀剑,妾身就放心多了。’织田看向我‘看来还是不愿归顺,我没带刀剑,也不意味会不杀你,杀人的方式多了。不是只有刀剑才能杀人。比如说茶杯的碎片。’我抬头正视织田道‘妾身只是觉得大人未佩戴武器妾身要是躲不过一死,至少逃跑的几率大。我的逃跑技术,大人在清州城内搜城也找不到我。’我直起身子小声在织田耳边说‘我告诉大人一个秘密,我可是神女喔,可以随时消失不见的。’织田笑道‘哈哈,不怕被视为妖言惑众处斩?’我坐回原位‘大人已经想要杀妾身了,还怕再多一个罪名。’‘既然说自己是神女了,那可以猜猜我现在想些什么。’我微笑道‘将领都尉之心,不可猜。这还是大人告诉妾身的。不过’我转了下眼继续说‘大人可以问一个关于自己或关于别人,妾身试着回答。’织田沉思了会眼中带着不自觉的温柔‘那你就说说吉乃这胎是男是女。’我把茶叶渣过滤出去问‘大人不为自己所问?’织田眼中带着傲视天下气势‘我是为自己主宰,怎可能听别人的一句话就给自己定下结论。’我将过滤好的茶水递给织田‘妾身刚才如此说倒觉得自己像个江湖骗士了,吉乃夫人与大人真心相爱,夫人一定会诞下一位可爱的孩子,要是会添一位小公主,大人也一定会开心。’织田接过茶杯一饮而尽‘你很聪明,也很会说话,还有着平常女子没有的身手。与你交流越多越想把你带走,既然拒绝还敢来见我,你是早就做好万全逃跑的计划了,我不做没有胜算的买卖。看来我还是太温柔了,自己的东西还是要早早标注上印记,要不就可能逃脱。’织田说完起身离开走向门想到什么转身对我说‘跟你来的人很重杀气跟怨气直逼是怕我伤害你吗,也不全是有些奇怪感觉。哈哈,若是有机会真想跟他打一场。’我起身说道‘若是有缘..'我还未说完织田打断了我‘不用见了。’织田转身离开了房间。这算是happy end了么,还是说我很幸运?

   长谷部在楼口等我,拉开门的瞬间织田的身影定格在了长谷部瞳孔中。是有几百年没有见了?不管是年轻的模样还是中年的模样都是一直那么令人厌恶,魔王总有一天也会消散在火中的命运,再次之前尽情燃放自己的生命吧我的原主人。织田错开长谷部离开了,原本就不适合他的地方。长谷部看织田离开了,连忙走到房间看我的情况。这个房间在二楼除了有平日走出进入的拉门还有一个与护栏的拉门,我走过去身子靠在栏杆上,看长谷部进来我叫他过来这边‘长谷部我有件事想了好久,现在我想告诉你。’长谷部大步走到我对面等待我想要说的话,我真挚看着长谷部‘狐之助跟我说过,真名是不能告诉本丸的任何人,若是被人知道就会永远留在这里不老不死不会消亡,我一直记得狐之助告诫也想过要是有一天我没有办法成为大家的审神者了会找能继承的人,总不能让大家觉得孤单。现在我有了想要一直在一起了人,应该说是终于下定决心与长谷部永远在一起,要留在本丸。’我向长谷部伸出手像第一接长谷部到本丸那时一样‘请多指教,我叫...’

   终于完了,开心!!!!名字的话就是大家自己可以随意带入,我写了全篇没有加入名字就好让把自己带入!可能有些bug我没有改,也没指望能有人看,发发玩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