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

双向暗恋1(没人看系列,但还是希望有人能看,评论)

   ‘大将,差不多要休息了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我抬头看向坐在我身旁一皮肤白皙的孩子-药研。我揉了揉眼说道‘我把这些看完就去睡觉,药研你先去休息吧。’
       说着伸手拿起桌上水杯结果碰倒了我放在一旁的史书。安静坐在身旁的药研看见了书里被我标注的几个红色字体,织田信长。药研并未说什么只是帮我把书收起来帮我放回桌上然后安静坐回原位。我愣愣看着药研咽了口水说‘那个..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药研温顺说道‘没有,水没了我去给大将打。’
      药研拿走我杯子起身离开‘药研过几天你还要去修行,等下你就先休息吧。’药研转身看向我带着疑惑眼神问‘那今剑呢?’我沉默了下‘今剑我会安排他短刀位最后一个,开心最重要希望那孩子能一直像个小太阳。’
      药研嘴角带着笑容‘真是位温柔的主人啊,我知道了,等下就回去休息,还请大将不要过度操劳。然后..'说道最后药研笑容消失仿佛刚才站的跟他是另一个人‘小心织田信长,他..我不喜欢他。’听到药研的话我不禁笑了‘难得药研还有孩子气的一面,我知道了会小心的。’药研脸有些微红转身背对我‘嘛,就是这样。我先下去了。’
     药研把门关上,我看向刚才整理的书。织田信长,桶狭间一战成名,那时才27岁真是了不起的人啊。这次就去1559年离他成名前一年了解一下这位大人年轻时期吧。我的所在是个叫本丸的大家族,而我的家人是历史长河中的古刀剑由我自身灵力来赐予他们身体,有大家的存在才组成这个大家庭,我身份是以修正历史而存在的审神者。
      我的主要任务是防止历史被破坏,但自己还加了个副业不过这个身份只有近侍药研知道,接触身为刀剑大家的原主人也是了解一段历史,在不妨碍历史情况下旁观。上次是新选组对土方岁三最印象深刻他是真抠啊,不止对自己抠还不让别人..唉不提了。说是节俭,真是用这个词就对他客气了。好了通过那次我是对和泉守兼定每次一起去万屋碎碎念说不会借我任何钱是没有一点毛病了。
       这次定的是永禄两年7月离桶狭间之战有将近一年的距离,在加上七月也不会太热还可以上那里吃,哈哈对。美滋滋的算盘。明后天就跑路,剩下交给近侍药研对大家交代就好了。织田啊,还是小心行事历史不全是对的但也离本人偏离不了多少在加上也是压切长谷部跟不动行光的主人。不动行光到先不说长谷部给我一种白切黑的形象,他的战斗方式可以跟安定和青江组个队了。
      我对着窝在角落的小狐狸说道‘狐之助,我需要的行李都准备好了么?’小狐狸轻悄悄走上前‘当然了,本来主人需要的东西也不多几件衣服一些属于那个历史钱就没有了。’我搓搓小狐狸的头‘真乖,明天舒服享受一天就出发去清州城他应该在那里(这个没有历史考究,我不知道他前一年在还没打仗的时候在哪这个是桶狭间快开战的时候织田信长在的地方再加上有段写到他为了看自己的一个侧室来回往清州跑差不多地点是没差的。若是有准确知道的可以告诉我,会到时候改一下)我已经在药研不在的时候写好信了到时候把书信和联系仪放桌就好了。’让我快团成团的狐狸是我的助手帮助我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审神者。‘我整理下就睡觉吧,虽说整理完还要很长时间。狐之助我没有睡觉你是不可以睡的!来修仙使我快乐!’

     在这个太阳已经升的很高时间里本丸二层楼上一位盖着被子抱着狐狸的人睡死了雷打不动‘主,我长谷切来报告了。’门外一位穿着像基督教服的人手拎着一只不明生物跪在门前(我括号又来了因为织田以前有些迷基督,长谷部的画师画的时候长谷部的衣服有些基督风格我为了省事就直接这样描写了,了可以忽略,不知道的当科普了。)沉默了许久,没人回应。
       长谷部试探性问道‘主?’还是没人理...谷部手上拎的那只看见某人脸上浮现黑色的线不禁哆嗦下‘主啊!’长谷部没有经我允许直接拉开门‘主!我长谷部来报告任务了!’睡在隔间的我激灵一下被吓醒了把狐之助随手扔了出去。
     ‘啊?什么?药研几点了?是要吃饭了么?’说着一把拉开我房间门说道‘等会我先洗漱去。’长谷部压抑着声线说‘主,我是长谷部,不是药研知道,我是来报告任务结果了的。啊,主怎么能这样衣衫凌乱领口扣子也没有系上。’把原本手拎的一只顺手扔掉,走上前帮我系上扣子。‘谢谢’我打了个哈切看着眼长谷部脖子上有道伤痕衣服看起来简单整理过还是有灰尘,受伤了么。‘喂喂,这样真的好么?压切长谷部你也是变的跟我一样没用刀了吗?身为男子怎么能帮主人做这种事情,嗝。’
       长谷部听到刚让他扔开的人话脸色红的跟西红柿一样,跪在我面前‘抱歉,是我唐突了。还请主见谅’我慢吞吞坐回摞着好几层高的资料桌案旁又打了个哈切‘没事,扣子而已,你报告的是不动行光的事么?这次扩战是第几只不动了?你出去带来一只,不动带来两只,现在本丸一共有四个不动。恩--我看看’我仔细翻了翻本丸的房间剩余情况,看来是要扩建了。等我回来再整修吧,现在还有空房间。有四个不动,跟有四个国行一个效果,我看可以以后开个酒馆要不可能养不起了。我把记录本丸情况的账本合上‘嘛,都原是同一个主人互相有吸引力。让..'我还未说完就让在我房间两位打断了‘啊?!我才不想让他跟我一个原主人。’‘若是可以我才不想让那种人当我原主人。’
       打断我说话!?哈?我用力伸手拍下桌子‘不要打断我说话!知道了吗?!恩?’我死死盯着打断我说话的两个人‘恩...'‘了解...’看着不动跟长谷部蔫了下来,我很满意点了点头。‘那刚才的事情顾,国行跟大号不动去照顾几天,萤丸跟爱染我等下问问他两想去哪里玩,放两人去远征悠闲去。长谷部’还跪在榻榻米上长谷部听我唤他抬头看向我‘下次先去把伤恢复了在来报告就行,我这个人很懒散的。现在去找药研帮你处理伤口或者去手入。’长谷部听到我的吩咐恭敬低下头‘尽随主愿。’
      ‘咳。’我微别过头,哇这句话不管什么时候都杀伤力很强。我正色道‘长谷部,不动,先退下吧。’我看人走了,直接趴在榻榻米上,困死了。等下再睡会吧。我有声无力问‘狐之助!你在么?’在我睡觉房间传来声音‘在的,在的主人。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睡好好的起来就腰酸背痛的。’呃..刚才..我..好像?是吧。那是手误,我不是故意的。我心虚回道‘是吗?那可能是受凉了,没事等下就好了。我先去洗漱去喽,狐之助你先在休息会哈。’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