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

毛都没有😭

标题跟内容无关纯吐槽
凹凸世界,原设

      在凹凸大厅工作室内每天都有忙忙碌碌的裁判球,在整理各项收集到到参赛者数据录入库中。由于认真工作常有两个矮小的球球撞在一起发生事故。
     嘭——(金属碰撞的声音~~)
     啊!(σ`д′)σ撞到了!系统画面显示不清...请求自动修复...
     重新启动的小短腿看清了撞倒它另一只裁判球,起身跳起来,‘打扰我录入参赛前五数据不可原谅!哼!<(ï¿£ ﹌ ï¿£)>  打你!(╬ ̄皿 ̄)=○#( ̄#)3 ̄)
     说着伸起短萝卜似的手敲打坐在地上昏晕的裁判球,感觉不怎么解气拿起刚才撞落地上的厚实资料板敲了起来。资料板第一页正面显示着参赛者形象样貌跟基本信息。被刚才撞晕还正在被敲打的裁判球醒来看见个板子在敲打着自己,还能隐约看见板子上的信息棕色头发,蓝色的眼睛,看起来傻傻有点...恶心帅??裁判球不知系统中怎么冒出了这几个字。
    正在施暴的裁判球看见撞自己的球醒了敲的更厉害了。让你撞我(艹皿艹)打坏你!!!
    (〝▼皿▼)反应过来自己被施暴抬起小短手                  ヽ(#`Д´)ノ┌┛〃把资料板夺过来摔远远的,表示自己的拒绝暴力行为。
     可怜的资料板刚落地就让来往忙碌其他裁判球给踩坏了。看着自己辛苦成果还没有录入系统就成碎末了。
   扑向罪魁祸首(╯>д<)╯⁽˙³Ë™
  ‘我跟你拼啦!’ヽ(`Д´)ノ
     另一只不甘示弱的裁判球‘谁怕谁!踹死你!’       ヽ(#`Д´)ノ┌┛〃
     在小两只掐的很开心的时候,忙碌的工作室突然欢快了,裁判球们停下手下的工作嚷嚷起来
     丹尼尔大人!ヾ(✿゚▽゚)ノ噢!喔!丹尼尔大人来啦!ヽ(≧∀≦)ノ丹尼尔大人!!ヽ(゚∀゚)メ(゚∀゚)ノ
     叽叽喳喳的裁判球围在一个比它们高几倍一身几乎通白,连头发也是白色人身边。看起来很是敬仰来的人。
     一旁打架的两只裁判球,看见来的人,点着短腿小步子,急匆匆溜到那位叫丹尼尔大人身边,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扒开同行挤到那位大人面前。
     跳高高好让丹尼尔大人看见自己“丹尼尔大人!丹尼尔大人(*≧▽≦),我刚才都已经整理好大赛前五安迷修的资料了正准备入库就被人把我辛苦整理的资料毁掉了!(T▽T)”说着指了下罪魁祸首。
     丹尼尔注意到了叽叽喳喳的裁判球顺着它小短手看见在角落哆哆嗦嗦的裁判球,看见丹尼尔大人注意了到自己忙为自己解释‘丹尼尔大人我不是故意了只是不小心才会..’(;´à¼Žàº¶Ð”༎ຶ`)丹尼尔不自觉握紧了手,金色的瞳孔审视着犯错的裁判球。可怜的裁判球被丹尼尔盯着颤抖很严重,怕怕(。﹏。*)
     丹尼尔转而看向围在自己身旁的裁判球‘大家最近辛苦了,为了使参赛选手感受公平公正凹凸大赛,大家一直忙碌手上工作。但是还是需要大家注意安全,这次只是资料损坏在重新收集就可以。大家注意不要受伤。’
     丹尼尔俯身对打小报告的裁判球说‘辛苦你等下需要资料重新整理回来,这次就不要出问题了’随后起身‘大家的辛苦神使大人们也看在眼里,为了凹凸大赛的顺利进行大家努力!好了。’丹尼尔拍了下手‘大家继续工作吧。我还有事情处理。’
     随后遍登上了面见神使的通道离开了。昏暗宽阔的空间隐约看见丹尼尔身影恭敬站在一位神使联系石碑面前,周围只有他两人看来是私密会面。
  ‘丹尼尔情况怎样?’一个温柔的女声在空荡的空间传出。‘不行,我试着搜索了下还是找不到他的踪迹,明明才新生就学会了隐秘自己。学习能力很快。’
  ‘是吗,辛苦你了。’温柔的声音回道就不在询问了。丹尼尔有丝好奇询问‘神使大人没有其他想问的事情了么?’
    神使沉默了下像是思考了会丹尼尔在指什么‘不会出事的,那个孩子看着冷淡其实心地很温柔,我相信他会保护好自己珍爱的人’
         郊外丛林;
    四人组毫无目的的在丛林中穿梭,为首的手里拿着巨大的锤子,周围空间有微弱的可见电流密布着起来那把锤子可以招引雷电,是个很恐怖的原力技能。紧跟在旁边的带着帽子跟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低头拿着仪器像是在分析什么。
    后面不紧不慢走着的拖把看在周围蹦蹦跳跳不想让自己一时闲下来人,自己不自觉嘀咕‘傻狗。
    在原处蹦跶的人一个越身跳到拖把面前‘帕洛斯你在说什么?\(^o^)/~’叫帕洛斯人愣住恍了下神后退了一步回答‘没什么佩利,没想到你除了鼻子很灵耳朵也很好用。’佩利像是小狗得到主人表扬似的开心答道‘是嘛\(*T▽T*)/我的感觉一想很准的’转而跑到领首人旁‘雷狮老大!刚才怎么不打下去?我还没有玩够呢。拼一把咱们就赢了!我看大赛的嘉德罗斯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被雷狮老大打到熔浆里了’
    紧跟雷狮的人按了下帽檐出口阻止到‘佩利,大哥撤退绝对是有原因的,你就不要发牢骚了’佩利看向雷狮身旁的小跟班‘(ˉ▽ ̄~) 切~~卡米尔你也不要那么古板嘛,多笑笑在把老套的围巾给扔了绝对会比现在更好。好啦我知道了。’
    卡米尔下意识攥紧了绕在脖子上的围巾,坚定看向走在前面的雷狮下定决心后,凑上前去想着问问大哥接下来的行动,就被雷狮伸手阻止了‘等下卡米尔有情况。’
     距雷狮正前方茂从里爬出一个身上隐约布满伤痕被诡异黑雾包围的人,缓慢爬向雷狮这边口中痛苦说着‘请救救我’就昏迷了过去卡米尔冲到雷狮身前做好随时战斗准备。雷狮轻推开卡米尔‘没事,我去看看那是个什么,卡米尔你在原地等下我就好’卡米尔欲言又止‘可是,大哥’雷狮没有理会卡米尔径直走向晕倒的人面前,细细打量着,又蹲下查看昏迷人的状况,佩利这时好奇跑过来围着看刚刚不知好歹敢拦海盗团人是谁。
‘看来已经消失了啊’雷狮起身端详看着躺在地上的人自语道。佩利的脸闯入雷狮的视野‘雷狮老大!ヽ(°â–½ã€°)ノ什么消失了!是又有打架的机会了吗?!’这时帕洛斯走上前‘佩利,不要打扰雷狮老大思考事情。’佩利瞬间安静没有了刚才兴致了下来,好像头发都搭拢了下来表示自己心情得到不愉快。
‘卡米尔,你来照顾她。’说完雷狮转身离开,卡米尔应许走近昏迷的女子提他包扎伤口。
    帕洛斯倒是瞪大了眼睛发现了一件永远不可能在自家老大出现的事,那就是救人—开玩笑雷狮可不是个善人,他可是最狂妄残忍的宇宙海盗雷狮啊。怎么可能会突发善心救人,也太对不起毁在他手下了人了。难不成??雷狮也有正常人动心的时候?帕洛斯心中好奇算着小九九。这点逃不过雷狮的眼中‘帕洛斯’雷狮傲慢高挑着声音转身看着跟在身后的帕洛斯。
    正在走思的人心头一紧忙回答‘是!雷狮老大有什么吩咐?’雷狮直视着帕洛斯的眼睛,想把他心里所想给深深挖出来曝光在太阳底下‘不要随意揣测别人的心思,尤其是比你强大的人要不就会得到血的代价。或者说你能隐藏到不被人发现。’
    帕洛斯手微微颤抖,有些低微低下了头果然雷狮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不可能变的‘是,雷狮老大。我只是比较好奇,那个女人有什么用处值得救’雷狮回身继续向前走‘刚才你应该也看见了,她被黑雾包围。那是活着的生物,这股力量很诡异。我很好奇’帕洛斯跟随雷狮身旁试探性抬头看见雷狮那如狩猎者发现猎物为了等待做好准备随时扑咬过去野性的表情,眼里充斥着疯狂。帕洛斯总是不自觉的害怕这位老大,于内心的恐惧,自己的本能。他的感觉总是正确的,从第一次见到雷狮就知道这个男人是恶魔。想要妄想驯服狂雷的人自己看见过的都已经消失在宇宙了,现在也不会有这样的人出现,不过能制衡的人还是存在的。
    安迷修,他可是唯一与雷狮对着干还活下来的人。
    大哥,伤口已经处理完了,没有致命伤。带着她拖了一路到现在还是昏迷状态,可能是与奇怪的黑雾有关’卡米尔处理好吩咐的事,回来向雷狮报告。
    雷狮仰趟在一片草地上‘太慢了,那你说卡米尔,要是现在用鞭子抽打,或者用盐水浇下去她会不会醒?’卡米尔仔细想着雷狮的建议没有感情回答‘应该是不行的,她身体没有致命伤到现在还没有醒,精神上伤害很严重。就算用外部手法也很难唤醒。’
    卡米尔声音停顿了下继续说道‘大哥,要不就把她扔在这里吧,以她的状况醒来也未必能得到有用的消息,而且什么时候醒来也是未知数。
    雷狮眯了眯眼起身坐在草地上‘说的也是,等下离开之前还是没有醒就扔在这里暴尸荒野吧,卡米尔你也不用管她了’‘果然还是没有醒,大哥。就把她扔在这里?’卡米尔抬头看向雷狮等待他的命令。
‘恩..总觉得有些不爽啊’说着大步走向昏死躺在地上的女人审视看着她。毫无预兆举起雷神之锤运用原力聚集到武器上,周围的天空也被影响乌云密布并伴随着雷声。
    轰——(打雷声)
    一声巨响,直劈到离昏迷人两公分的地方。雷狮收起武器转身离开‘看来是真的,走吧’剩下的三人听到雷狮的话也转身跟随离开。还没有走出刚刚休息的区域就被人给拦下了。
    双手持剑架起备战动作,棕色的头发随着风吹拂几乎屹立不动(废话我就没看见过TV版安迷修那涂了发胶似的头发怎么大动过!那么长!还竖着!比格瑞都过分!)蓝色的眼睛怒视着雷狮‘雷狮!我真的看错你了!’
    雷狮饶有兴致握紧雷神之锤看着不知为何发怒的人婉转撩人吹了个口哨‘呦,安迷修你这是发的什么疯,看错我?哈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我从来不觉我自己是个救世的好人哪里来的看错?我做事随的一个自己痛快没有拘束,再说了你也从来没把握当过善人看待恶党来称呼,真是不知道你是哪里看错我了。不过嘛,看来你确实是气的不轻,连在下的口癖都忘了。我也正好无聊不介意跟你打一架。’
   说完举起武器指着安迷修,一个健步过去挥向正在发怒的人。安迷修也不甘示弱用凝晶挡住雷狮的锤击,流焱斩向雷神之锤的主人。雷狮巧妙的错开手躲避安迷修的攻击起身跳起借助安迷修的拿剑的力,成功让武器回到自己手中,随即汇集原力在雷神之锤上瞄准目标准确挥下去。退回原地谨慎看着安迷修身影出现继续进攻。卡米尔在安迷修出现那刻就以大致推算出为何这位骑士大人这么生气了,可是应该阻止么..?
    大哥正在兴头上,一直跟在大哥身边还是第一次见过大哥如此对一个人感兴趣从遇见,产生冲突,激战,恶党。每次看到大哥与安迷修的激战,才觉得大哥真的脱开了束缚痛快淋漓在靠着本能的战斗。两人实力相当长时间下去必有一放耗损,要时刻注意双方变化自己好阻止两只野兽般的战斗。不能让大哥受伤要靠自己的方式保护大哥。
    佩利跟帕洛斯对两人的打斗也知道没办法插手默默在一处安全的地方休息等待自家老大随时收工离开,科米尔则时刻注意大哥的身体状况做好随时阻止二人。
   佩利也不可能安定老实待在一个地方,不知从哪摘的苹果玩了会砸向卡米尔‘喂,卡米尔你也上这边坐着吧,等雷狮老大累了,也就休息了。每次不都是这样吗,你也不用总站在旁边观察。’
   卡米尔伸手打掉差点砸到自己头的暗器‘这次不太一样’佩利抓了抓自己的毛‘我是不懂,随你啦。’卡米尔仔细观察大哥跟安迷修的打斗,冷静做着分析。差不多两人的体力消耗差不多了,也到了该阻止的时候,是不可能从大哥这边找到空隙插入阻止战斗,就只能从安迷修切入利用他的骑士道行为。
   卡米尔扫了眼躺在地上昏迷的女人,走到她面前毫无感情拎起扔到自家大哥跟安迷修战斗中。安迷修拿剑刺向雷狮,突然一个奇怪扔到自己面前看清是个女孩子连忙转手把剑收回去,另一只手为了方便安全接到女孩子把凝晶抛掷空中。并同时后退一大步与雷狮分开距离,单膝跪地让女孩安稳躺在自己怀里检查伤势情况,凝晶随着原力控制在安迷修身边围绕。
   雷狮看着莫名其妙跑出来的东西阻止他跟安迷修的打斗,还让安迷修接住趟躺在怀里,莫名的不爽,眼中无名的火在燃烧,转头怒视罪魁祸首,满脸写着你在搞什么。卡米尔看见大哥发怒的神色无言伸手压了压帽檐,低头不在敢看大哥。雷狮看卡米尔把视线转移转而看向安迷修‘怎么安迷修,不打了吗?刚才的气势呢。一个女人就让你安静了?’
   高挑傲慢的声音传到安迷修耳中,才想起刚才与雷狮打架来着,发现躺在自己怀里的只是昏迷,就冷静下来也没有刚才怒火冲烧感觉了‘她只是昏迷,雷狮我刚才误会你了,这是在下的错,她情况看起来不妙在下先给送回凹凸大厅’说完就起身抱着女孩离开。
    雷狮这次只是看着安迷修离开也没有阻拦,平时必定在临走之前两人还会互怼几句表示自己的不满。这回就这样放安迷修离开了,佩利单根线的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正想嚷嚷着,雷狮老大就这样放他走了,也太不解气了。就被帕洛斯拽住‘佩利你老实点’安静下来了。自从安迷修走后,可怜在雷狮身旁的人了。
   虽然自家老大什么都没说,但满脸写着不愉快还很生气。平时跟雷狮最亲近的卡米尔这次也躲的远远的,保持安全距离。直到晚上休息雷狮说自己在周围逛逛才让三人透个气。安迷修安全把女孩子交给凹凸大厅裁判球治疗才放心离开,出来大厅已经天黑了,想着上林中露宿晚在做打算,向森林深处走去。
   森林中的树都很高大,白天太阳也一丝照射不进来,到了晚上就是完全黑暗的地方。一只漆黑的雾影在森林晃荡,囔囔‘好无聊,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当然了晚上森林是看不见这只身影以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身影了,最多能看见双大大的眼睛安迷修在森林了寻找合适的休息地,突然感觉到以前曾接触过不应存在这个世界的东西,奔向树林更深处
‘啊~没有人陪我玩么真是好无趣啊~’黑影托着脸坐在地上发牢骚。有道红色光影直对自己面前,黑影起身跳跃脱开了攻击。红色的剑没有击中目标转弯回到主人手里,安迷修伸手接住流焱,架起剑做好新的攻击‘身为骑士是不允许有危害世界的邪恶存在’被攻击的黑影没有发怒反而像个孩子有人终于陪自己玩很开心笑了‘你愿意陪我玩啊,刚才的那个人还没有怎么跟我玩就倒下了。恩...你看起来能陪我玩的更久那就换一种方式吧,我可不想那么轻易的坏掉’
    黑影不知何时绕到新的玩具身后,安迷修感觉到黑影的气息忙转身拿剑抵住攻击。黑影像是无形物样穿过剑,围住了安迷修,把人包裹在了里面。安迷修翻身跳出包围圈,把原力输入凝晶上,砍向黑影试图缓解他的动作。黑影用手接住冰剑,另只手抓住安迷修黑色的气息覆上安迷修的身体‘放心不会出事的我只是玩游戏’(安哥不弱,只是遇上的人不对,自己也懒的写打仗的了还要想动作)
    雷狮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不爽烦躁,也不能莫名其妙对属下发火,只好自己找个水池洗把脸清醒一下。
   树林里布满了低矮的灌木有人经过就会有沙——沙——的声音更别说在安静的夜晚了。
   有人来了!听见声音雷狮本能想要伸手拿起身旁的武器,可来来的人根本不给他拿武器的时间,一把剑直直插在准备拿武器手旁,那把剑眼熟到不能再熟悉了是安迷修的凝晶,雷狮还未转头看清安迷修的身影,身子就被人按入了水中。
    在水中窒息是很难受的,雷狮操控雷神之锤砸向安迷修,可惜明显感觉到没有命中。雷狮准备用原力汇聚落雷时,被拉了上来。得到了缺失的氧气,雷狮用手支地仰趟着大口呼吸,头巾也因为刚才的挣扎松垮搭在头上,身上几乎湿透了,看起来有些许的狼狈。经过简单调整雷狮狠狠瞪着让他溺水的人,同时控制武器降下落雷发泄自己的不满。
    当然安迷修巧妙躲了过去,并控制手中的流焱牵制住雷神之锤不让它接近雷狮。雷狮见自己武器暂时不能回到手中索性放弃了抵抗聊起天来,等安迷修靠近的时候再动手也来得及,‘安迷修,你不是最看不惯偷袭行为吗?怎么?自己就先效仿起来了?看来自称的骑士大人也不过如此。’
   安迷修没有回答径直走到雷狮面前,没有理会雷狮的挑衅。雷狮虽然觉得安迷修有些奇怪,但也未太在意专注等待机会揍让他吃苦头的傻子。安迷修俯身用手挑起搭在雷狮头上的星星头巾,雷狮逮住这个机会怎么可能错过,伸手拽住安迷修的领口,直接重重给了一拳,安迷修顺势抓住雷狮的手腕,重心向前把雷狮压在身底下,这是个什么姿势??
    雷狮一时愣住了不知道怎么解决现在的情况。双手被安迷修按住,腿也被压住没办法动弹。不能让安迷修发现自己已经慌乱了,稳住心神‘安迷修,你到底想干什么!?’安迷修还是没有回答自己,毫不犹豫低头堵住了雷狮的嘴。雷狮虽然是宇宙海盗但从来没有接触过亲吻他人的事,也是从来对此事不屑的,更何况还是被个男人给亲了。一时忘记了反抗,安迷修看身下人很老实没有乱动,更加加深了这个吻,细细品尝雷狮的味道嘴唇,舌尖,舌头。手上也没有闲着趁雷狮还没有反应过来把刚才拿下来的头巾绑在雷狮手上。
    才停止这悠长深情的吻,雷狮被吻的有些大脑缺氧,被安迷修松开大口呼吸也注意到了什么时候给捆上的双手‘哈~哈~安迷修你绝对是疯了!’直视瞪着那双原本蓝色的眼睛,才注意到安迷修的双眼中没有任何色彩。‘你..不是安迷修?!你是谁!为什么要做毫无意义的事?!’雷狮疑惑吐出自己心中想到的话。压在雷狮的安迷修终于说出了见到雷狮的第一句话‘我是你口中所说的人,至于意义?当然有了,你可能不知道,这个男人内心深处就是想这样对待你的,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除了亲吻比如说还有...’
    说着安迷修转而细细亲吻雷狮的额头,脸颊,耳朵,手也很不老实的伸进雷狮的外套里面抚摸,不满于现状把里面黑衣撩开直接接触肌肤,这一系类举动惹的雷狮汗毛直立,可又算不上恶心,只觉得实在是不习惯让人这样对待。
    啊!!!!在下怎么可能会做如此失礼了行为!!你这个生物快把在下的身体还回来!!一个空间内,一名面红耳赤的急的跳脚安迷修吵闹着。‘不要我还没有玩够,再说了你不应该谢谢我嘛?做到了你不敢做得事’旁边漂浮的黑色身影一言戳中安迷修的痛点。顿时安静下来在角落画起了圈圈。
    雷狮快被安迷修脱干净了,也不是自己没有挣扎过,试着解开绑在手上的头巾,松开就又会被按在地上亲吻在顺势绑上,自己的武器还在离自己有段距离的地方跟安迷修的双剑玩耍。知道安迷修喜欢自己的事很惊讶,但也不能就在这让人给办了啊。我宇宙海盗不要面子啊,至少也要...雷狮摇了摇头把自己脑子里想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去。
    啊~有些困,我不想玩了,走了。黑影打了个大大的哈切就脱离了安迷修的身体。还在空间角落静静画圈圈的安迷修突然恢复了自己身体的掌控权看见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的雷狮被自己压在身底下,有些刺激。
    随及把头埋到雷狮颈窝里,顺着鼻子留下了红色的液体,滴到了雷狮身上。雷狮感受到有液体滴落忙问正在压着自己身上的人‘安迷修你没事吧?!’安迷修沉默了会‘在下没事,只是有点刺激到。让在下休息会就好了’在下?‘安迷修,你清醒了?’雷狮自己也没有发觉无意识中松了一口气。
    安迷修抬起头回答‘恩!是在下的失误才让恶党受到无妄伤害违背骑士道!还有白天的事也误会了你!在下愿意为雷狮你负责任!’哦?雷狮故意高挑声音‘你想为我负责?还是先把自己的鼻血擦擦再说吧。’雷狮借力松开绑着自己手了围巾,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起身推开安迷修拿走零散落在周围的衣服,套上‘下次见面绝对不会放过你做好觉悟吧,安迷修。哦,对了,头巾脏了我不要了就当我下的战书了。
    安迷修用手擦了下鼻血,起来对雷狮说‘在下一定会负责的,我也可以正式下聘礼!’雷狮收回自己的武器肚腩着‘笨蛋
     题外话,听着森老师直播玩吃鸡打字真刺激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