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

跟个婶婶闲聊产生的脑洞,咸鱼逃工作的故事。简单花了点时间给码了出来,看着乐呵乐呵就行
      风和日丽的一天..
     今天也是安静的一天啊...
     才怪内!
     晴朗的天气,舒服的风吹着,最适合偷懒瘫了。在一座本丸的某个角落一名废婶感慨着美好的生活,裹个被子躺在走廊内吃着烛台切准备好的团子,美滋滋的晒着太阳。‘内?!阿鲁及啊!刚才我远征回来看见房间没人就猜到阿鲁及又在偷懒了,要好好的做好工作啊!偷懒是不可以的!’离着还有段距离在走廊尽头一名套着黑色外衣披红色长围巾,手上还染的红色漂亮指甲,拿着深色红润刀鞘的本体刀,有些慌忙跑向主人这边。头发不知道是跑动的事还是着急回来报告任务情况没有打理,有几处撬起了卷。看着倒是很可爱,不过偷懒的审神者没有时间在欣赏这份可爱,自家清光酱找自己来是挺好,不过要是不是工作就更完美了,对不起啦,大可爱。婶婶不想工作啊,要是可以好想跟明石一起开个睡眠派,现在我先溜了啊。心里默念n次对不起,自己卷起被子撒开步子就跑,溜之前还不忘拿走剩下了一串丸子。清光看见自家主人要跑路,连忙追上去,可是哪有对于总是逃跑不工作的   审神者轻车熟路。不一会就看不见了人影

    另一座晴朗明媚,万里无云的本丸。
    祥和的一天...谁信
    啊!!!!我快要疯了,为什么,为毛啊。毛都不给我,难道我大势已去朕大清要亡了?!在一个黑暗空旷的房间内,一名快要发疯的审神者,不或者说已经疯了的审神者,在抓自己本身就不多的头发,周围一条条的数据表格,都快把房间布满了。
    差不多是两天前跟隔壁有毛同事喝完茶回来开始做的汇聚表格,想试着算一下概率。结果两天了!两天!不应该算快三天了踏了记录的快300圈还是什么都没看见至于没记录的...捂头爬在桌子上婶婶沉默了。一期桑虽然没有说什么安慰我不用太在意,我还是想一家人整整齐齐才最好了,最主要的是下次开大阪城我就不用工作了啊!随随便便就过去了,为了自己以后的咸鱼也要坚持啊!不过抱歉一期桑,我真的受不了了!!至少让我咸鱼一天!放纵我一天!就马上回去工作!
     自己默默从角落扥出被子裹上,悄悄的放下指挥用的耳机吩咐短刀跟胁差自由战斗。悄悄的,静静的,推开房间的大门悄咪咪的出来,不要被长谷部发现。好!Very good!很完美!我轻轻的拉上门,左右看看没有人,低头快步跑离房间这个是非之地。裹着被子视线受阻在加上还是低着头更是什么也看不见。嘭——的一声跟人撞到了我跌坐到走廊上,跟我相撞的人也一样坐在廊上。我晃了晃头,看见一个跟我一样裹着被子的人被我撞到了。我用膝盖蹭了几步手抓上披着被被人肩膀。‘你没事吧!真是抱歉我太着急了没有注意到人,没事吧’裹着被被的人抬头看我,哇!这不同僚么!两个人脑中同时这样想的。 
   ‘哇,好巧啊,你也裹着被被咋俩总是某些奇怪的点一致。喔,不对!你没事吧刚才撞到了’
  ‘没事,也是我跑的抬快了没注意。’说着笑呵呵回答‘不对!我是逃工作来你这边的!’
     我起身拉起同僚婶婶非常开心回答‘你也是!?更巧了!我也是罢工哎!走走咋俩悄咪咪的放松偷懒咸鱼去’
      啊~真舒服啊,泡个温泉真的好放松 ,还有寿司跟小糕点真是没来找错你这,有机会我常来打扰了啊。说着拿起一块糕点放进嘴里 
  ‘没事没事,来呗。正愁可以一起沐浴的人呢。喏,这还有上次长谷部远征带来的酒挺香的度数也不高,你喝么?’把旁边的酒轻轻推过去
     身旁的人接过酒杯‘我就稍稍尝下,品了一小口’放下杯子‘对了上次你说过,本丸中本命是长谷部吧’一脸八卦笑眯眯接近‘怎么样?嘿嘿,最近?’
     晃了晃手‘能怎么样,本着你若安好就是晴天,再说了前几天跟你聊完后我就更忙了,把表格都用上了,来算概率。现在还没有毛呢’
    旁边的人伸手过来‘心疼你摸摸头’ 
    这次换我一脸八卦笑眯眯‘你还问我了,跟清光怎样嘿嘿嘿。看我好奇的大眼睛盯着你’ 
    不自觉撇开头拿快寿司放嘴里‘跟你一样,他好我就好,本来也没想得到什么’  分开了些距离托着自己下巴‘我怎么感觉咋俩念的是广告词?’
  ‘喂!重点不是在这吧!’气急败坏的把手重重砸进水里溅起了些水花
     有破绽!看我的攻击!’说着就起身瓤了些水到对方身上
   ‘啊~!你居然偷袭!看我的!痒痒攻击!’
    ‘啊—~讨厌!看我的!
    ‘啊~——o(*////▽////*)q[表情]~’
      温泉外面;....
      一个神父装的人扶墙一个穿着黑色外套内衬扑克样式黑红相间扶头遮住眼睛‘阿no撒长谷部女孩子在泡温泉的时候都会有奇怪的声音发出来吗..总觉得很不妙啊...’ 

     叫长谷部的人用手捂住嘴背对问他话的人看起来表情很动摇,脸看起来也红彤彤的可能随时都会冒烟的状态磕磕巴巴回答‘大..概..吧,我也不是很了解..平日顶多守在外面,这回为了找各自的阿鲁几才进来刚好撞到听见...’ 
  ‘怎么样很好吧,下次你来的时候我在放些花瓣美颜还好看。等下啊我记得外面这边还有牛奶。嘿咻我拿一下’说着就低头翻找牛奶
  ‘恩~恩~你找吧,等下再找个地方舒服裹着被子躺着就美滋滋咸鱼了’
  ‘行啊,先去厨房拿些点心,我房间里收藏了许多游戏正好咋俩可以玩会很有意思呢’
     背后的人没有回话,拿起牛奶有些好奇抬头看见
     啊——....哈贝贝跟清光笔直站在门口看来是在等我二位..僵硬的转头瞅着一起咸鱼奋斗的同志,指指清光‘你家的...?’
     同志僵硬的点点头回答着。
     守在门口的两人看见等的人出来走上前‘阿鲁几,跟我回本丸了,还有工作要做/阿鲁几您怎么扔下突然扔下工作离开了,短刀们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一期桑也在担心找您
     两位审神者抽动着嘴角互望‘你有什么话想说吗?亲’
     另一个回答‘呵呵哒(T ^ T) ..没有.我觉得很难受.,不只是长谷部找你一期桑还在找ai..我深表同情’
   ‘是嘛..’同病相怜的人泪眼汪汪望着对方,仿佛眼中除了彼此没有别人非常默契的会心一笑。
   ‘跑啊!谁不跑谁傻蛋!’默契的两人拔腿就跑 
   ‘这不废话吗!好不容易来偷懒!而且你说的游戏我还没玩呢!清光酱我是不会回去的!Hhhhh’
     两只风中凌乱的刀刀看见主人跑掉了,在风中凌乱,过了会反应过来忙追上‘阿鲁几!跟我回去!/阿鲁几!站住!’
      哈~哈~哈~,好累,为了不工作也是拼了。 
     何止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跑马拉松,我是不行了,同胞啊,胜利的曙光就在你身上了朕得大清就就靠你了!
     哈~什么大清,我也不行了就让他覆灭吧,死就死了跑不动了  两名审神者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
    追在后面的刀看见自家主子放弃抵抗,轻松捕获。 
     两只罪魁祸首正坐在覆满榻榻米大厅内。还都不忘披着被被  小声冲着刚才奋血预战得同胞嘀咕着‘为什么我也要陪你,在你的本丸挨训!这完全是公开处刑啊。’
     另一个无所谓摆摆手‘没事没事等一下就过去了,咋俩可是战友总比回去自己被开大会强,至少还有盟友!对了你困吗?我裹着被子暖呼呼的感觉有些困了’
     旁边的人打了个哈切‘本来没有,你一说就有点困了,打会蔫吧’
   ‘恩,说的也是..’
   ‘内?阿鲁几听了没有?所以说下次二位不要在逃避工作了,这让大家很困扰’长谷部还想继续说下去被清光打扰了  
  ‘等下,长谷部,我总觉得不对劲。’说着走上前小心触碰了一下自己的阿鲁几。
      匡机..倒下了..靠在旁边的一位随即也倒下了.. 
   ‘这完全是睡着了啊!我还在想这次怎么这么老实还以为是累了..真是的。会添人麻烦的阿鲁几。这次我也应该为自家阿鲁几道歉带着你的主人一直乱跑。’走上前轻轻抱起熟睡的人边向着房间方向走去边埋怨着给自己添无理的麻烦。 
    清光看着剩下自己的阿鲁几拂过几柳熟睡人的发丝‘masaka,真的是给人添麻烦阿鲁几嘛,不过这样有时也不坏,难得阿鲁几能放松一阵。那咱们也回家吧’温柔的抱起女孩,回到恐怖d(ŐдŐ๑)加班工作的地方。

评论

热度(1)